点一下吧

忱辰 随便叫

我爱卡米尔 卡卡他是宝贝 他也是我的

大概入了凹凸 第五 等圈子

超级杂食什么都吃(大概

别关注我啦 我没有什么优点

不过来呀 勾搭(bushi 撩我(bushi 扩列呀

QQ1432755515

目录

凹凸

「雷卡」追踪 人类雷*混血卡

「雷卡」猫  1  (未完结)

第五

「杰园」玫瑰        (完结)

1-2p 是我和我的两个朋友连麦打游戏,就是那个园丁和魔术师,拿头给他们修机,看着纹丝不动的机,内心崩溃,然后就全部趴在地上了
3-6p 仍然是我们三个连麦打游戏,不过原来的园丁是慈善家,魔术师变成了幸运儿,这局的魔术师是我的游戏好友啦。本来魔术师被锤了,然后就被小丑放了。电机修完后,我就被一刀了,本来靓仔是想放我走大门的,但是,我那个幸运儿的朋友诠释了“如何花样作死自家队友”,他,崩了靓仔一枪,我刚跑出没几步,再次倒地(你是有多菜  然后我就献祭了。赛后如图所示,再一次证明了“如何花样作死自家队友”有苦难言。哦对,被放的魔术师名字里有关于“欺诈组”的。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别听那个慈善家瞎叭叭,我只是个萌新,没有什么触之类的。
最后,我想说的就是,我想把我朋友锤成猪头肉,再不济,把头拧下来也是可以的!

相传,有一只四角四足,穷凶极恶的恶兽——年兽。传说中的年兽身躯庞大,性情暴躁无比,总在年末的时候出现在某个小村落,若是躲不过,那这村庄便无了生息,只是,它怕红色和炮竹,没人知道这是为何……

"卿竹小姐——卿竹小姐——"
"阿竹阿竹你在哪儿——"
生得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正迈着碎步,提着裙摆,悄然离开,生怕扰了谁似的。细看这小娃娃生得倒是美,尤其是那双眸子圆而亮,透露出孩童特有的纯真和狡黠。虽说现在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儿,仍不影响她的容貌。日后必是个落落大方的京城美人儿。

"哎呦喂——"
似是绊倒了何物,竟摔了一跤,张开手掌,白嫩光滑的掌心蹭破了皮,冒出了小血珠。唤作卿竹的娃娃瘪瘪嘴,目含点点泪光,怕是又要哭了。
不等她张嘴,一声又一声的呜咽倒是把她吓着了。顾不得拂去身上的灰,等着圆眼,连滚带爬得找到了哭声的根源。

"喂,"脆生生的童音响起"你哭什么呀。"卿竹倒是好奇很,眼前与她年纪相仿的娃娃抱着他那短短的小腿儿,哭个不停,倒是扰得人不得清净。见娃娃不理她,她倒也不恼,一屁股坐在身旁,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,娃娃的哭声渐渐消失。他开始打量着卿竹,嬉皮笑脸的模样再配上她那张大花脸,好不滑稽。不由得嗤笑出生。
"你笑了哇!我还以为你不会笑,不会说话,只会哭呢!"
"你才只会哭"奶声奶气的回答,还带着一点儿余后的抽噎。

不想,俩小孩童竟在此地待了好几个时辰,直至傍晚。
"我要走了,明天再来找你"卿竹起身笑道,胖乎乎的手指上点点灰尘,不在意的蹭了蹭灰。
"对了,我叫卿竹,你呢,你叫什么?"
"我……我没名字……"撇了撇嘴,蹲在地上,蓝色的服饰早已不见本色。
"那……那以后我唤你年吧!"她忽的想起来母亲说的,今时正是的年末,唤作年不是正好?
"年……?""对,年。年,我明日来寻你可好?"
他没有犹豫点头应下"好"他望着余晖下那抹俏丽的红色的身影,深深记下……

隔日,也是那刻,却不见小姑娘,年的心一点儿一点儿沉下去。他在等,也在赌,赌她可会遵守约定,赌她可会来看他。

他最终是输了。他不曾想到她会失约。

此后的他又是一人。十三年,转瞬即逝,年恋了她多年也痛苦了多年,但卿竹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,寻不见踪影。年的生命中不再出现过那抹俏丽的稚气十足的红色身影。他找遍了村庄,仍寻不到卿竹的身影。怒火之下,他毁了无数的村庄,人心惶惶。

她出现了,仍旧是一身红衣。他欣喜若狂,后来啊,不知为何,他了知,她是专程来杀他的。他仍在赌,赌她还记得他,赌她不会杀他。在那剑刺入心脏的那一刻,他陷入了绝望,目光中她仍是一身飘飘然的红衣,耳边响起了庆祝的炮竹声。他的意识正一点,一点散去……

最后啊,据说年用自己的情感和记忆与魔交换,换回了不死的寿命。疯疯癫癫的年成了人们口中代代相传的恶兽。

那时的人们早已发现了使年畏惧的东西。但,没有人知道为什么,为什么年畏惧着红色的东西和炮竹声,或许只有年他自己才晓得吧。


啊,大概是超级久之前写的一篇关于年兽的文章

【雷卡】猫

1.

卡米尔死了,然后变成了一只猫,还是一只流浪猫。

他从一开始的不习惯,到了后来对这副身体运用的灵活自如,他可以借着身体小巧,从一群孩子的手中逃脱。

下雨了,卡米尔踱着猫步,从小巷子里钻出来,找了个可以避雨没人的屋檐,抖了抖身子,甩出大片的水。

他卧趴在冰凉的地板,原本温顺的皮毛此时因为淋雨而黏成一团。此刻的卡米尔饥肠辘辘,疲惫的的舔舐着爪子。

一双皮鞋站在他面前,卡米尔警惕的站起来,弓起身子,龇着牙。

“脾气真大”

卡米尔抬起头,张了张嘴“喵”其实他是想喊大哥的,奈何,他是只猫。

来人对他的蓝眼睛极为有兴趣,修长的手捞过他瘦小的身子,又嫌弃的放下,拎起他的后脖颈的皮毛。

“真脏”

卡米尔蓦然,任凭他拎着自己。

2.

雷狮翘着二郎腿,坐在铁椅子上,百无聊赖的玩弄着手机。

医生将剃了毛的卡米尔抱出来,雷狮看了一眼,将他抱过来,嗤笑“秃毛猫,丑死了”

卡米尔盯着他,毫不犹豫一爪子拍在雷狮的手上,不过卡米尔控制好了力道,仅仅刮出了红痕,没有将皮肤刮破。

他也不希望剃毛啊,要不是他的毛发实在是太杂乱,根本理不顺,你以为他想剃毛啊?

雷狮揉了一把他的头“脾气不小”

“挑好的猫的东西给我。”

3.

最后,雷狮提着猫笼猫粮猫砂各种东西大包小包的回了家。

卡米尔闹别扭似的跑开了。

“啧,什么臭脾气”

雷狮摇了摇头,从一堆东西里翻出了某样神奇的东西,似乎想吸引卡米尔的注意。

卡米尔的步子顿了顿,情不自禁的转身扑向雷狮。

然后就有了一个裸/露皮肤的猫抱着神奇的东西醉醺醺的躺在地上。

雷狮毫不留情的嗤笑,想了想“以后叫你甜食怎么样?”

卡米尔迷迷糊糊间听见了,轻飘飘的“喵”了一声。

4.
 

卡米尔的毛发长得很快,才没到几天,整个都变得毛绒绒的。新长出的毛发柔软漂亮,雷狮也发现手感不错,成天抱着卡米尔摸。

“老大,你怎么养了只猫?”

卡米尔懒散的掀起眼皮,瞅了一眼如金毛一样的佩利,卷上雷狮手臂的黑尾巴收了回来,“啪”的一声打在帕洛斯试图伸手摸他的举动。

帕洛斯仍然是一副笑脸,悻悻的收回了手,卡米尔才将尾巴又绕上雷狮的手臂。

雷狮笑着顺了顺他的毛“恩,他脾气不小的”

“老大,它叫什么?”

“甜食”

帕洛斯抽了抽嘴角,什么也没说。

5.

卡米尔算了算,他死了有一年左右了,附到这个猫身上,也有五六个月了吧。

他不在的那些日子,他不知道雷狮是怎么过的怎么样。

卡米尔其实一开始是担心雷狮的,他只是担心他走了,雷狮又回到最初的样子,不受约束的喝酒。

雷狮有很严重的胃病,卡米尔一向都是知道的,所以,平时他是会控制他饮酒和作息规律的。

可是他不在了啊,没有人再管得了雷狮了。

“甜食”

雷狮将卡米尔抱起来,说真的,卡米尔觉得他一点也不会抱猫,雷狮抱他的姿势永远让他觉得那么不舒服。

“你怎么又跑到卡米尔的房间了?”

卡米尔其实真的很想说,这就是他的房间,但是,他无法说出口。

因为他死了啊。

“下次别进去了”

6.

生前,准确来说,他还是人的时候,还是个大三的学生,雷狮嘛,是经纪人,帕洛斯和佩利的经纪人。

没错帕洛斯和佩利是明星,大概是那种红的不行的明星。

每次帕洛斯和佩利来的时候,总是戴帽子带墨镜戴口罩的,即使是大夏天也裹得严严实实的,生怕被别人看见。

其实卡米尔一直想说,他们这么一遮掩,反而特显眼好么?

雷狮将钥匙落在了家里。

碰巧被卡米尔看见了,雷狮匆匆忙忙的出去,可能是帕洛斯和佩利有事吧。

卡米尔将钥匙环叼在嘴里,从窗户里跳下去,在草坪上滚了滚,安安稳稳的,倒是没有伤到,毕竟才三楼,况且是只猫。

卡米尔是知道公司在哪里的,所以他才敢跑出来去找雷狮。

“卡米尔”

各种雷卡梗,自己用的

希望不会撞

1.

大概就是人类死后的也会有一个类似于人类的世界,只是那里没有生老病死的概念,所有人的模样都是死前一生中最好的年华的样子,他们被称之为鬼魂。鬼魂没有任何关于生前的记忆,但是他们会工作,会保留生前的习惯。鬼魂们的世界和人类世界大概是条平行线,互不干扰,除了偶尔相交都时候,人类世界会混入个别的鬼魂,但是那些鬼魂不会害人,如果不看他们脚下没有影子的话,大概不会有人想到那是鬼魂,这些意外的鬼魂会在一个月之内回到他们的世界。

人类却不可能混入鬼魂的世界,除非用了特殊的方法。 关于消亡,大概是没有任何生的欲望或者是没有任何执念,会消亡,消亡的地方会留下消亡的鬼魂一生中最珍贵的东西。

设定卡米尔无意间混入人类世界的鬼魂,大概是十七八岁高中生的模样,而雷狮是人类,卡米尔和雷狮是亲兄弟,但是雷狮因为意外不记得任何关于卡米尔的事情,卡米尔因为特别原因,有记忆,但是是破碎的,不完整的,大概故事后期也不会恢复记忆,雷狮的记忆有可能恢复,因为是选择性失忆。

2.

也许是黑道的梗(?卡米尔是孤儿,留着长发,被雷狮雇佣,同时是雷狮的恋人,雷狮的组织大概是给钱就杀人。

旗袍诱惑我是一直很想写了。

【杰园】玫瑰(下)

嘛,最后一章啦

1.    艾玛已经在这里不少的时间了,整个庄园都被种满了花。

裘克一群人向杰克打小报告,吐槽庄园越来越不像往日了,求生者们都不会感到恐惧。

杰克想了想,说:“哦,呃,过段时间,过段时间就把花挪走。”

于是,杰克开始神龙不见首尾,开始玩儿失踪。

裘克向最亲近他的艾玛小姐询问,艾玛想了想,不好意思的笑笑,迷迷糊糊的说着:“我也不清楚,嗯……先生应该不会走远的。”

里奥又开始端起他的鲨鱼,咬紧牙关,哼哼道:“臭小子,居然始乱终弃?”

 
裘克第一百零一次拉住他,叹息。

2.

杰克离开了有段时间了,还是没有回来,班恩瞧见艾玛也不担心,仍旧专心种着她的花。  

“伍滋小姐,你不担心杰克丢下你吗?”

艾玛歪着头,笑了笑,语气里还带着清晨刚刚睡醒的软糯和迷糊,语气中带着笃定:“唔…不担心哦,先生他会回来的。”

艾玛将漂亮的花编成一串,垫着脚尖,将花环戴在班恩的鹿角上,另一边的鹿角也挂上了不少的花。  

艾玛做完一切,提起笨重的花篮,哼着歌,蹦蹦跳跳的去给每个人送花了。

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杰克,从艾玛手上接过花篮,又弯腰,另一只手将她抱起。

艾玛回头,甜甜都说着“班恩先生,我说啦,先生会回家的。” 艾玛依偎着杰克,双手环过他的脖子,和杰克甜甜蜜蜜的说着什么。

班恩觉得,自己不该来的。

3.

“先生先生,你去哪里了?” 艾玛柔软的棕发蹭过杰克的脸,他今天没有带上他往日带的面具。

艾玛想,她的先生真是生了一张梦中情人的脸,令人痴迷。

“小姑娘,跟我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好吗?” 艾玛没有迟疑的点了点头。

杰克看着她的笑颜,软了心。

4.

杰克将艾玛的双眼蒙住,弯腰,冰凉的气息喷洒在艾玛柔软的脖颈间。

艾玛觉得脖子一凉,痒痒的,缩了一下。 

“小姑娘,我们走了。”

杰克将轻飘飘,没有多少肉的艾玛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。

杰克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腰,若有所思。

5.

绕了不少的路,花了一点时间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杰克温柔的将蒙住艾玛眼睛的布松开。

艾玛惊喜的发现,眼前多了一间漂亮的木屋,周围围了一圈栅栏,用蓝色,艾玛喜欢的颜色喷了漆。

艾玛松开了握住杰克的手,欢欢喜喜的开了门。

屋子不大,有两层,是用温暖的橙色黄色以及绿色的油漆装饰,地上铺着柔软的羊毛地毯。

一楼是客厅,最前面,放着她用木条编制的躺椅,平时可以躺在上面晒到阳光。 艾玛回身,拉着杰克上楼。

左右两边都是房间,正中间,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,过去一点,是阳台。

艾玛向前望,可以看到完整的森林面貌,甚至可以看到在森林中慢悠悠的散着步的动物们。

艾玛喜欢动物,杰克是知道的。

“艾玛小姐”

杰克拉过艾玛,单膝下跪,手上举着做工有些粗糙,但明显用了心的戒指,上面刻着俩人的名字。

“marry me”

艾玛有些吃惊,很快就反应过来,伸手,点点头。

杰克软了眉眼,将戒指小心翼翼的带上。

他吻上艾玛柔软诱人的唇,痴迷于她翠绿的眼睛。

“感谢你,我的小姑娘。”

6.

庄园开始忙碌起来,所有人都知道,艾玛要结婚了,而杰克正在准备婚礼。

所有人都在帮忙准备,只要艾玛无所事事的依旧种着花,因为杰克交代过,不能劳累了艾玛。

7.

新来的蜘蛛瓦尔莱塔小姐艾玛的头发编成了蜈蚣辫,艾米丽将小簇的粉红色的满天星插在她的发间。

玛尔塔将她的头纱盖在她的头上。

特蕾西扶着她,将她带向里奥,里奥耐住性子,手臂搭着艾玛的手,一步步走向教堂。

艾玛突然有些紧张,深深的呼吸,来到教堂的人不多,只要那些还在的求生者,监管者和她邀请来的,逃出的求生者们。

里奥有些不情愿的将艾玛的手交给杰克,虽然不情不愿,但他知道,他不应该破坏这场精心准备的婚礼,不应该去破坏一个女人最美好的时刻。

艾玛将手放在杰克的掌心。

在充当教父的裘克说完一切誓词,杰克和艾玛异口同声道“我愿意”

杰克弯腰,直视艾玛的眼睛。

“伍滋小姐,我将至死不渝的爱你。”

“杰克先生,我知道”

完结撒花
有人想看他们的日常番外嘛?

【杰园】玫瑰(中)

哦,谢特,怪我手欠,我辛辛苦苦写了半天…没了…
欢迎大家重新看一遍,因为有些地方稍有改动,说甜的小伙伴们,感谢你们,让我克制住自己写向BE的手。
杰克私设玫红色的眼睛。
《玫瑰(下)》大概是结婚的场面。

1.

最后,还是杰克将她抱起,放在了地窖门口,看着她进入地窖。

她们还是输了。

2.

艾玛是个乐观的女孩,所以也没有在意输与否,还是欢欢喜喜的在庄园里种花,修草,若不是这样,所有人都忘了,她是个园丁,而不是专门拆椅子的。

“哦,班恩先生早上好。”

园丁小姐挥着手,向他递过一簇漂亮的小雏菊。

班恩是个害羞鬼,求生者们都知道,哦呃…除了在狂欢游戏的时候,他可是凶悍得很,甩着他的钩子,将他们一个不漏的全部抓回来。

班恩就这么小心翼翼的抓着一簇雏菊进入了餐厅里。

哦,今天的餐厅被艾玛小姐和艾米丽小姐装扮上了清新的雏菊花。

昏暗阴森的餐厅变得明亮。

说起花,哦,他想起那天杰克心情颇好的回来了,天天带在手杖上的玫瑰不见了,然后,就见着艾玛耳边别着玫瑰,一蹦一跳的回来了。

啊,他似乎知道了什么。

艾玛也进入了餐厅,看到另一边正倒着红酒的杰克,欢快的挥了挥手。

里奥捏紧了手里的鲨鱼。

虽然里奥不知道为什么,反正就是特别碍眼就对了,这让他越看杰克越不顺眼了呢,脾气也越来越暴躁了。他挥起了鲨鱼,想冲向杰克。

裘克先一步站在里奥的身后,他的手跨过里奥的腋下,拦住暴躁的里奥。

“我说,小年轻谈个恋爱,你干嘛?”

“不知道,我就是看杰克不顺眼。”里奥粗声粗气的回答。

裘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。

3.

庄园不再死气沉沉的了,因为有了艾玛。

“杰克先生杰克先生,有玫瑰花种子嘛?”
“杰克先生杰克先生!……”

也不知道杰克哪里来的花种子,让艾玛种满了庄园,就是没开花罢了。

直到来年的春天。

满园的花,漂漂亮亮的绽放了,小园丁忙碌在其中。

“杰克,来这里!”

杰克回头,漂亮的艾玛站在玫瑰红的满天星的花丛里,漂亮干净,她纯粹的祖母绿的眼睛里,满满的都是他。
 
 
那沉寂了许久许久,久到他已经不在意了的左胸膛,里面那颗腐烂了的心脏重新跳动着,鲜活的跳动着。
 
 
杰克知道,自己逃不了了。

他记得满天星的物语,是他的小园丁说的:清纯、关怀、思恋、配角、真爱以及纯洁的心灵。

他的小园丁可不是配角,是他一个人的主角。

4.

“杰克杰克,这么久啦,我想看看你。”

“你一直都在看着我,我的小姑娘。”

“不”艾玛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,“我想看见面具后的你,杰克。”

艾玛直勾勾的盯着杰克,让杰克无处可藏。

“哦,小姑娘,好奇心太重会害死你的。”

“不,我不怕。”

杰克沉默了,他低低的说着“我的小姑娘,最后玩一次游戏吧,最后一次,你赢了,我就让你看看,好吗?”

艾玛捧着他的面具,将唇附在顶部。

“好的,我的杰克先生。”
 
 
 
5.

园丁再次回到了游戏里,她的心扑通扑通跳着,像做了恶作剧的孩子,兴奋紧张。

不远处站着杰克,他躲在离艾玛不远不近的地方,恰好在她不会心跳的距离。

他痴迷于她。

他喜欢她明媚的笑容,她璀璨比拟繁星的眼睛,喜欢她的心灵手巧,喜欢她的一切的一切。

他固执自私的不想放手。

他答应她,不会放水的。但是,他的小姑娘哪里知道。他哪里舍得动他一下?即使他的心是腐朽的,他也不忍心动她。

她是纯粹漂亮的,干净的让人无法亵渎。

杰克迷恋的看了一眼艾玛,悄然离开。

6.

艾玛蹑手蹑脚的,小心翼翼寻找着狂欢椅,她的队友——医生,佣兵,幸运儿也在拼命寻找密码机,逃离这里。

不过,她不是为了离开。

幸运儿总能带来幸运。离开这儿的律师先生——费雷迪·莱利先生是这么说的。

天真的艾玛坚信着。

真是天真纯粹的孩子啊。离开前,费雷迪是这么想着。

队友们似乎也在帮她,仅有一台密码机了。

佣兵——奈布·萨贝达受了伤,艾米丽正为他治疗着。

他们的心脏在跳动着,愈来愈响。

一旁不起眼的草丛里,幸运儿跳了出来“伍滋小姐,黛儿小姐请尽快。”

他引诱着杰克离开。

不过一会儿,佣兵痊愈了,幸运儿也喘着粗气回来了。

艾玛终于送了口气。

7.

艾米丽拉着艾玛,奔向大门。

艾玛不舍的看了一眼艾米丽,犹豫了一下,还是轻轻抽回了手臂,将她推出去,关上了门。

她回身,抬手抚摸着空气,明明什么都没有,指尖却是一阵刺骨的凉意。

杰克毫不意外的撤回了隐身,用他那只完整的而不是刀片的手,牵住她。

“我的小姑娘啊,刀尖是锋利的,伤了你,我的心可是会痛的。”

杰克用低沉诱惑的声音说着平日里艾玛爱听的情话。艾玛没有回答他。

杰克将她抱起,与自己平视。他却慌了神,他最爱的姑娘,那双翡翠一样的璀璨的眼睛,正含着泪水,楚楚可怜。

他的心脏在抽动着,刺痛着他的神经。

“我的小姑娘,我做错了什么?”

“杰克先生,您欺骗了我。”艾玛抬起头,低声抽泣着。“我若是踏出了门,是不是再也见不到您了?您为什么欺骗我?”

杰克懊悔了,他知道他的姑娘天真浪漫,却忘记了他的姑娘也是聪明伶俐的,她只是单纯而已。

她爱她入骨,真舍得她流泪?他爱她一切。

“我的小姑娘,我很抱歉,我欺骗了你。”

杰克拭去她的泪水。

“原谅我,我的小姑娘,我是爱你的。但是,我不能把你禁锢在这狭小肮脏的庄园里。

你应该拥有天空大海,去外面那缤纷多彩的世界,去拥有一个帅气,比我更爱你的小伙子作为你的丈夫,他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,说着比我更动听的情话。

小姑娘,你不应该选择一个一无所有,一无是处,丑陋的老绅士,也不是选择留在这肮脏的庄园里。

我无法给你多彩的世界,我只能给你简陋的玫瑰花。”

“杰克,我的杰克先生,没有人比您更爱我,也没有人能让我更爱他。我只要您。我只选择您,即便您一无所有,我爱您,胜过爱我自己。我甘愿留在这里,我只要您亲手送我的玫瑰。”

艾玛的眼角微红,翡翠的眼睛还泛着水光。

杰克吻上她的眼睛。

“我的小姑娘,答应我,别再流泪了。”

“杰克先生,我答应你。”

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8.

艾玛如愿以偿的见到了杰克的真容,帅气的一塌糊涂。

问他为什么觉得会吓到她。

杰克说,是他那双玫红色的眼睛,宛若恶魔,常会吓到人。

艾玛却觉得漂亮极了,像极了昂贵的红水晶,更像杰克先生亲手赠与他的玫瑰。

TBC

【杰园】玫瑰(上)

1.

杰克疯了。这是裘克说的,而班恩也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,表示对这个说法的认同。

因为杰克已经失误放走了很多人了。

杰克没有搭话,他还在想着那个漂亮的小姑娘。

那个拥有着翡翠一样纯粹干净的绿眼睛,柔顺的深棕色的头发,头上还带着一顶有点泛旧的黄色草帽。

是个漂亮的小园丁。

只是很让杰克头疼,因为这位小园丁拆坏了很多椅子了。她已经经历过许多次游戏了,却还总是因为总是犯懵,没有逃出去过。

几次要逃出去的时候,却听信了队友的话,善良的她引开了监管者们,解救了队友,自己却又一次被抓。

她难道不会懊悔吗?杰克这么想着。

哦,那个小园丁叫艾玛 · 伍滋,漂亮艾玛小姐。

她身边还总跟着一个叫艾米丽·黛儿的小医生,哦,这两个人总在一起参加。

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得真不错,这个艾米丽小姐也总是出不去,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,但总算是比艾玛小姐清醒,至少,她不会舍身救队友。呃…除了艾玛小姐。

“我说,杰克,该你了。”

杰克撇了一眼他们,从容不迫的理理衣服。

路过的时候,里奥突然说“呃…对她好一点…”

她?她是谁?

杰克深深看了一眼里奥,仍旧是点了点头。

2.

杰克进入餐厅的时候,看到了小园丁,面具后的他轻笑着,想着如何不着痕迹的防水呢?

果然,艾玛小姐的身边,还跟着那个小医生。

3.

已经有一会儿时间了,杰克从头至尾没有见过他心心念念的艾玛小姐。

她去哪里了呢?

他将慈善家绑在气球上,寻找狂欢椅。

哦,不。杰克看着眼前被破坏了的椅子,无奈的叹息,看着跑走的慈善家,没了追赶的兴趣。

杰克漫无目的的逛着,虽然刚刚放跑了慈善家,但这会儿,这个人再次被绑在气球上,哦,马上就要送回去了。

杰克哼着歌,低沉悠扬。

瞧瞧,他看见了谁。

隐了身,悄悄站在艾玛的身后,在她快拆完椅子的时候,用还是人类的手指敲了敲她的头。

“艾玛小姐,你已经拆了很多椅子了。”

艾玛抬头看到白色的面具,吓了一跳,哦,天啊,她只顾着拆椅子了,完全没有注意到,身后何时站了个她并不熟悉的杰克。

“哦,呃…对不起。”

她并没有继续拆椅子,而是用手绞着裙边。

“可是您,杰克先生,您吓到了我,这不是绅士会做的。”

杰克充满歉意都鞠躬“很抱歉,艾玛小姐,这的确是我的错。”

他递来一只玫瑰,玫瑰在这里,几乎看不见,就连杰克也只有几支,但他仍然想将玫瑰送给他亲爱的艾玛小姐。

他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真是让人欲罢不能。艾玛这么想着,接过玫瑰,突然被人拉住了手,踉跄着往后倾。

杰克轻轻揽了一下艾玛,好让她站稳。艾玛身后都艾米丽紧张的看着杰克。

“伍滋,快走啊!”

“哦,呃…可是黛儿……”

艾玛还没说完,就被拉着跑。回头看了一眼杰克,他挥挥手,似乎去往另一个方向了。

“黛儿,他好像没有恶意。”

黛儿却非常紧张“你看看,慈善家都被送回去了,他怎么可能没有恶意?”

艾玛没法反驳她。暗想着:可是,他没有来抓我啊。

4.

黛儿终于停下了脚步,艾玛也随着停下。哦,可怜的佣兵也被送回了庄园。只剩她们两个了。

还有三个密码没有解除。

艾玛和黛儿最终决定分开去解密码。

杰克悄然而至,将远离艾玛的黛儿绑了走。

这个医生,有点碍事。

可怜艾玛还没察觉,专心致志的解着密码。

【雷卡】追踪

人类雷*混血卡

 

 

1.

 

 

杂乱的脚步声和叫喊声混杂在了一起,低低的咒骂声此起彼伏,打破了寂静,刺耳,扰人清静。

 

“啧,真是穷追不舍。”

 

“雷狮老大,怎么办?”

 

前头的黑袍人回身,扯下袍子,嚣张的笑着,龇着牙,将袍子裹在小孩身上。

 

“佩利,我们上,帕洛斯,盯着他。”

 

跟着雷狮的如金毛一样的蓬松金发的男子跃跃欲试,在收到号令后,冲向了追踪的人前,挥起了拳头。而白发男子则是笑眯眯的应下来,退到一边,将小孩带离了现场。

 

帕洛斯百无聊赖的看着俩人战斗的场面,忽的转头看着小孩。

 

“小孩,你叫什么来着?”

 

回应帕洛斯的只有无边的沉默。小孩蔚蓝色的眼睛盯着帕洛斯,盯得让帕洛斯开始发憷,不得不扭过头,好让自己移开眼。

 

“帕洛斯,走了。”

 

好在,雷狮和佩利很快的结束了单方面的厮杀,打破了这俩人间诡异的气氛。

 

“好的雷狮老大。”

 

 

3.

 

 

雷狮从软质沙发上起身,阴着脸,抬脚,毫不犹豫的踹翻了木质的桌子,居高临下的盯着眼前叹息的棕发男子,阴着脸“安迷修,你再说一遍?”

 

他的尾音上扬,满是威胁的味道。

 

安迷修蹙着眉,手指揉着发疼的,突突直跳的太阳穴,沉声道“雷狮,你冷静一下。”

 

雷狮焦躁的如处在暴怒中的狮子,一点就炸。他来回踱着步子。帕洛斯眼见着不妙,将一旁不耐烦的佩利强行拖走,还体贴的关上了门。

 

只有小孩留在那里。

 

“安迷修,你搞清楚,我从那里抓来的人,你跟我讲,我他/妈带错了人,还是个血族?你让我怎么冷静?”

 

安迷修无言以对,止不住的叹息,而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回冲着雷狮叹息,雷狮表示对此很不满,这不是他的错,即使是他的错,也用不着别人操心。

 

所以,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安迷修,似乎在表达着“你有意见?”

 

安迷修头疼的靠在沙发上,几次张口都不知道说什么。说实话,这次真的不能算是雷狮的错,上头给的情报只有寥寥几条:1. 十三四岁的男孩 2. 黑发 3. 有许多侍卫。倒也真不怪雷狮,他带回来的这个孩子几条要求全中。

 

其实最让人头疼的是,安迷修查出,这孩子是皇室唯一的血脉,而血族会不惜一切代价和手段,也会找回他们的小皇子的。

 

现在的人类数量稀少,不得不避开血族,在地下苟活着。说实话,安迷修也早已厌恶这种躲躲藏藏的日子,可厌恶归厌恶,又能怎么样呢?跟血族拼了?拼个鱼死网破,到了最后,依旧是血族霸权。

 

现在,又要被追杀,恐怕以后的日子会更加的不好过了。

 

安迷修有气无力的冲雷狮挥了挥手“要不然你给他送回去?”

 

“不。”

 

雷狮干脆利落的拒绝了这个提议,这孩子可是他“九死一生”带回来的,好吧,夸张了些,但光是为了抓回他,真的废了雷狮他不少力气。

 

沉默,蔓延开来。

 

雷狮低头看着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的小孩,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赤/裸,小孩也察觉到了,仰头回望着他,正好对上他漂亮的眼睛。雷狮一瞬间,有些失神,他太像那个早已失去生命的小堂弟。

 

不自觉的喃喃“我带他走”

 

小孩移开了眼。他有些过于安静了,没有一丝逃跑的行为和举动。

 

安迷修有些发蒙,没听清他说了些什么“啥?”

 

“我说,我要带他走,不给你们弄麻烦。”

 

雷狮丝毫不给安迷修反驳的机会,扯着小孩就出了门。

 

 

3.

 

 

雷狮将他带到自己的房间,从冰箱里翻出了啤酒,冷不丁的出声“你就没有回去的意思吗,小孩?”

 

小孩摇了摇头,看了他一眼,继而低下了头。

 

雷狮颇有耐心的说着“你要跟着我,就让我知道你的一些情况。”

 

小孩盯着他,纯粹透彻,不含杂质的眼睛让雷狮倍感难受。

 

“我是个混血,是他和人类生下来的混血,我的母亲,在生我的时候死了。”他的声音明显有些低沉,并且避开了某些称呼。

 

雷狮忍不住开口打断“他们没有试图救你母亲?”

 

“他们不在乎她。”

 

雷狮明了了,沉默,他知道血族之间很难有孩子,大部分的血族,都是从人类转化的。而血族和人类之间,却可以有一个孩子,几率却也极低,但毕竟难以获得,自然是备受呵护。

 

况且,他们还有血族的能力,只是这能力,是只有皇室血亲才可以拥有的,而能力的强弱,只能看和皇室的血脉有多相近了。

 

血族皇室可能只有这么一个直系的小皇子了,难怪身边的侍卫那么多,追踪的人数也比以前翻了几倍,人数多到混淆了雷狮的判断。

 

“我的能力是瞬移和无定之躯。”

 

雷狮挑了挑眉“不错,我去给你找衣服,”顿了一下“你这一身太冷了。”

 

 

4.

 

 

“卡米尔.”

 

“什么?”

 

雷狮看着在他怀里别别扭扭的,却依旧乖顺的窝在他怀里的小孩,有些发愣,没听清他到底说了些什么。

 

这小孩轻飘飘的,是使用了能力吧?不过就他这小细胳膊的样子,这么轻也难怪。

 

“卡米尔,我的名字。”小孩又轻声重复了一遍。

 

雷狮揉了一把他的头发,意料之中的软。柔顺的黑发瞬间变得乱糟糟的,卡米尔有些不满的推开脑袋上的手,将头发一根一根的捋顺。

 

雷狮有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“卡米尔,叫我大哥吧。”以前的他就是这么叫他的。

 

卡米尔将脸埋进松软的红色围巾里,尖耳朵有些发红“大……大哥。”

 

雷狮的心情意外的好了很多。

 

“不是吧老大?你要带这个鶸鸡吗?”

 

佩利嚷嚷着,冲卡米尔挥了挥拳头,已示威胁,一旁的帕洛斯倒是什么都没有说,依旧是笑眯眯的,目光停留在卡米尔身上,意味不明。

 

卡米尔没理佩利,将过长的袖子挽起。呼吸间,窜到佩利前面,拽住他的手臂,突然加重了身体质量,毫无防备的佩利还没回过神,被迫弯下了腰。

 

卡米尔的薄唇附在佩利脆弱的脖颈上,露出了与他外表所不符的獠牙,抵住他的脖子,似乎下一秒,獠牙就会穿过皮肤,刺入,涌出腥甜的鲜血。

 

佩利很快回神,兴奋的将卡米尔甩开,嚷着“再来!”

 

卡米尔轻巧的落在地上,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,看着他,露出嗜血的眼神,洁净的蓝色眼睛染上红色。

 

帕洛斯拉住佩利“他还只是孩子。”

 

雷狮也慢慢踱步上前,拦在他们身前,轻笑“他可不是鶸鸡,可是个会咬人的小豹子。”

 

佩利有些不甘心,在帕洛斯警告的目光下,不情愿的收了手。

 

“该启程了。”

 

 

 

 

会有后续的吧……